在這疫情肆虐的夏天,大概只有克里斯多福諾蘭的《TENET天能》(Tenet,以下簡稱《天能》)具有足夠的號召力突破困境,因為來自這位重量級導演的《天能》不但是最適合在全球票房復甦中打頭陣的科幻大片,更是一部能夠提醒觀眾戲院體驗美好之處的大膽作品。

《天能》的故事聚焦在由John David Washington飾演的CIA探員「主角」(The Protagonist,片中從未指出姓名)身上,他以臥底身分參與一場在基輔歌劇院中搶奪不明物品的任務,但他的身分最終被同行俄國人識破。這場臥底任務結束後他又被招募到另一項神秘任務中,並得知先前的不明物品與一種能夠「逆轉時間」的未來科技有關,因此他與新夥伴Neil(Robert Pattinson飾演)合作,以阻止這項科技落入敵人手中。

【電影影評】《TENET天能》:新鮮卻又熟悉無比的諾蘭作品

在克里斯多福諾蘭執導較為寫實風格的《敦克爾克大行動》《星際效應》之後,《天能》標誌著他再度回到如《全面啟動》般的「高概念」科幻作品。《天能》在許多方面也的確與《全面啟動》相當類似,將不可思議的科幻設定融入頗有007味道的跨國間諜故事之中,但《天能》科幻概念的複雜程度(並不代表深度)則相對上高出許多,如同兩面刃般挑戰觀眾的接受程度。

「顛覆時間」的科幻設定無疑是《天能》全片的基石,片中最為令人大吃一驚的想當然是逆轉時間的動作場景,以及時間線交融時所產生的無比新鮮感,諾蘭與合作多次的攝影師Hoyte Van Hoytema將這些不可思議的概念化為一幕幕極具震撼感的華麗畫面,極少運用電腦動畫的實際特效也讓這些動作場景更加震懾人心,雖然整體效果並比不上《全面啟動》及《星際效應》般戲劇化又目眩神迷,但也散發出一股相當真實又內斂的魅力。

眾所皆知諾蘭時常以扭曲時間挑戰觀眾的理解,而這次《天能》的主題更是時間本身,因此也有些諾蘭2000年作品《記憶拼圖》的味道,但《天能》並非僅僅使用非線型敘事方式,或者應該說,主角眼中的故事大體上其實還是一條直線,只是故事進行中的事件往往會在後續被重新「詮釋」,讓許多細節更加值得玩味,其中也埋下相當多的伏筆(Foreshadowing),大大增加重複觀賞的價值,然而這些伏筆也讓《天能》的故事有時意外地容易預測。

【電影影評】《TENET天能》:新鮮卻又熟悉無比的諾蘭作品

在某種程度上,《天能》可以說是一部既新鮮卻又熟悉無比的作品,新鮮之處在於以「顛覆時間」創造出許多令人印象深刻的動作場景及敘事方式,但在這些科幻包裝底下卻是一部百分之百的典型諾蘭電影,有著超級大片該有的大場面、快步調的剪輯及以層層謎團呈現的大膽創意,其中也少不了一些諾蘭作品常見的缺點,例如角色普遍生硬以及故事缺乏細膩情感。

相較於《星際效應》、《全面啟動》或是其他諾蘭電影,平板的角色刻劃在《天能》中格外明顯。擔任主角的John David Washington及Robert Pattinson都是相當傑出的實力派演員,飾演女主角Kat的Elizabeth Debicki先前在《寡婦》中也有著令人刮目相看的演出,如此強勁的演員陣容自然能為《天能》增添不少火力,但他們的角色都較為偏向推動故事的工具,而非真正有血有肉的人物,作為反派的Andrei Sator(Kenneth Branagh飾演)則更是屢見不鮮的老套壞蛋,這些平板的角色刻畫導致層層謎團下並沒有太多深厚的內容或情感,也減少了讓人探究謎團的動機。

總而言之,《天能》在骨子裡是一部完全仰賴「概念」的科幻電影,也並非寫實科幻(畢竟片中並未詳細解釋逆轉時間的機制與條件,仔細想想更漏洞百出),整部片的敘事方式以這樣的概念多向並行,複雜的故事結構有時難免會令人感到疑惑,但不至於讓人迷失方向(配樂及顏色在這方面扮演相當重要的角色),或許最好的理解方式就如同片中一句台詞「感受它,不要試著去理解它」。然而這類「概念」作品最脆弱之處便是在科幻概念之外只剩下乏善可陳的空洞故事,《天能》似乎也難以逃脫這樣的宿命,但新鮮的科幻概念與讓人大開眼界的動作場景始終能讓人全神貫注,複雜的故事結構也能夠引發激烈討論,無疑是一部極度稱職的科幻動作大片。

各集評分
總分
8.5
說說你的想法!
COMMENTS

發表留言

留言不能是空白

名字不能是空白